說個失敗的買房經歷

>

說個失敗的買房經歷

圖:Rutu Modan

去年初,我賣掉了自己在沈陽的房子。

賣掉之前,其實已經掛牌大半年了。

買沈陽的房子是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個決策,當時還小,一門心思想著要回老家工作,就買了。

然后大家都知道的,我賴在北京了。

東北的經濟又一直扶不起來,沈陽房價自然也就那樣,不是沒漲,但有價無市,就像撓癢癢。

新房太多了,少有人愿意去接二手房。

所以我那套房子掛了很久很久,無人問津。每次有沈陽的號碼來電,基本都是中介——

姐啊,你那個房子還賣不?現在多少錢啊?哦這樣啊...我這邊就是跟進一下啊~

然后再沒音訊。許久之后下一個電話來,重復一遍同樣的話...

反正就是沒人看。

到16年底、17年初,情況才開始有好轉。有真客戶上門了,也是討價還價了幾次。最后我以略低于期望的價格,賣給了一對小夫妻。

算算時間成本,并沒有太大的賺頭。

在全國房價火熱上漲的那幾年,至少這單上,我沒討到好處。

這是我和一個落寞省會的故事,我朋友的情況還要更慘一些。

二.

朋友家鄉在中南部的一個五線小城,他父親生意受挫,急需3、50萬周轉,就把自己家最好的一套房子拿出來變現。

這套房子位于城市的不錯地段,位置、品質都很不錯,而且略低于市場價。

叔叔打的主意是盡快出手救急,但房子掛了一年多,前前后后只有兩撥人來看過房。

而且砍價都和不要命一樣...最后折價了很多,才賣了出去。

但這時已經一年過去了,根本沒起到救急的作用。

為什么突然聊起這些?

這段時間,我跑了丹東、惠州,心里隱隱的有一些感覺:

雖然這兩個地方的新房成交很火熱,炒房團都喜歡的不得了。

但二手房市場卻是另一種境況。

不能說是無人問津吧,至少火熱度和新房絕對不是一個量級的。

也經常有人問我——這一兩年各地大搞棚戶區改造,小城的房價也漲得很夸張,能不能在當地多買幾套房投資呢?

以我和朋友的過來人經歷,是不是可提供一些借鑒?

三.

其實房子這東西,和股市有那么一點點類似。

正是因為股票流動性高,所以A股上市公司,也容易呈現出高估值的情況——即使是一些垃圾公司。

房子也是,二手房流動性高的地方,也更容易有投資價值

像深圳、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又或者像杭州、南京這些新一線城市,二手房交易就挺活躍的。

我經常看北京鏈家APP,有些北京普通小區的房子,中介每天至少帶1個客戶看房。有的甚至一周下來,有十幾、二十幾個人來看房——現在還是調控緊的時候。

只要房子是誠懇賣的,價格也不高的離譜,一般一兩個月或者十幾天就能確定買家了。

這個效率跟我那套沈陽的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更不用說我朋友那個五線城市的房源了。

這么說一說,是不是對于房產投資這個事兒,頭腦多少冷靜下來一些了?

不至于看到一些便宜的四五線新盤,就立即壓抑不住剁手之心了吧。

ps.

海底撈準備上市了,我今天才有空,看了下財報,發現有幾個點挺有意思的。有些媒體也說了,但不妨再說一下。

在海底撈的成本里,房租占比不到4%!而原材料占比40%,人工占比30%。

這個數據太驚人了。

我自己多多少少也參與了這個行當,我印象中,對于一家餐飲,房租通常會占到25%以上。

尤其在北京這種寸步寸金的地方,房租甚至可能占比近一半。

然而海底撈的大量成本,是花在了原材料、給員工發工資上。

難怪很多人評價它,算得上一家良心企業了...

pps.

我從丹東和惠州回來后,分別寫了一篇,回復「丹東」、「惠州」,可以看看。

優惠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