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基金徐彥:將價值投資做到極致

大成基金徐彥:將價值投資做到極致
目前的A股市場盛行追風口、炒主題,無論個人,還是機構,都成了交易者,大家普遍認為,價值投資并不適用于中國市場。徐彥認為這是誤解,恰恰相反,價值投資在中國很有效。

證券時報記者 楊波 方麗

“我覺得,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做生意、做學問,還是做投資,最牛的都是把簡單的事做到極致的人。”大成策略回報混合基金基金經理徐彥說,“對我來說,投資很‘簡單’,就是做好價值投資。”

徐彥對價值投資的堅持也獲得了相當好的回報。Wind數據顯示,過去三年他的業績排在行業前10%,大成策略回報是為數不多的同時獲得晨星三年五星評級、海通三年五星評級和銀河三年五星評級的基金,同時,他管理的基金保持了行業后10%的低換手率。

徐彥的工作經歷在這個浮躁的投資圈也顯得很簡單,他2006年碩士畢業后,到處理銀行壞賬的資產管理公司工作,一年后加盟大成基金,一干就是9年,目前獨立管理大成策略回報、大成競爭優勢、大成景陽領先等三只混合型基金。

價值投資在中國很有效

目前的A股市場盛行追風口、炒主題,無論個人,還是機構,似乎都成了交易者,大家普遍認為,價值投資并不適用于中國市場。徐彥認為這是誤解,恰恰相反,價值投資在中國很有效。

“過去三年,業績最好的公募基金還沒有跑贏家電行業的優質股,而相對來說,家電股是最傳統、最經典也最容易把握的價值股之一。而更難判斷的價值股,比如互聯網金融板塊,某些公司的企業價值在互聯網金融時代到來之前遠遠沒有反映在市值里,如果把握住,能賺到十倍以上。”他說,“不是價值投資在A股無效,而是我價值投資的水平太差了。”

每個投資人都會反思,很多人反思的結果是通過做更多的事,比如炒主題、高換手來提高收益率,而徐彥反思的結果是把價值投資做到極致,他說:“這個市場太大了,把一種方法論用好對任何人來說都足夠了。”

在徐彥看來,不同的策略都可能有效,關鍵是要堅持一種方法,“怕就怕總是搖擺不定,今天想做趨勢,明天想做價值,想永遠站在風口,結果恐怕不會太好,尤其是對管理大規模資金的機構而言。”

深入研究企業價值

應該怎么做好價值投資?徐彥表示,價值投資的方法是完全公開的,就是研究幾個因素:行業、商業模式、管理層,最后落腳到核心競爭力、“護城河”上來。他重點從行業和商業模式兩個方面進行了分析。

“比起泛泛地談行業空間,更重要的是判斷行業處于什么發展階段、不同發展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企業需要什么核心競爭力。”徐彥說,“例如地產,剛開始行業起步且長期空間大,主要矛盾在敢不敢做,后來的主要矛盾變成如何拿到更多的錢去拿地,再后來更加專業,除去資金,拿地的特色是什么,有人選擇城郊,有人選擇城市商業廣場,有人選擇產業新城。不同階段最成功的公司都前瞻地把握住了那個時代的主要矛盾,邏輯很清晰。”

徐彥也特別看重公司的商業模式,“有投資人花幾百萬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最大的收獲是更深刻地認識了商業模式的重要性,這兩年我也慢慢開始對商業模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他說,商業模式被很多人總結為三個方面:第一,你的客戶是誰?第二,你為客戶創造什么價值?第三,你怎么為客戶創造價值?三個方面看似簡單,卻真正值得深入研究。“如果我們用這種方法論來分析家電企業,它的購買者就是使用者,經過30年的發展,客戶已經具備了選擇好產品的能力,這是優質公司份額提升、利潤率提升的基礎,而優質公司在品牌、渠道、制造等各方面的優勢都很明顯,團隊能力也容易判斷,這類公司3年前的估值是10倍左右,是經典的企業價值被低估。”

徐彥反思道:“我為什么錯過了那么多可以憑借價值投資框架把握的牛股?一方面,是自己做研究時覆蓋的都是制造業,忽視了對商業模式的研究;另一方面,是自己的水平還不夠,背后是對商業、對社會的理解還不夠。所以,我一直在學習,希望以后能做得更好。”

徐彥表示,在基本因素之外,價格也是重要參數,核心因素不變的情況下肯定是越便宜越好,從這個角度看,危機反而會帶來機會。“在市場波動中,以合適的價格買入優秀的公司將是本基金的長期理念。”徐彥在管理的基金半年報中這樣寫道。

傳統行業與新興行業

都有機會

對于目前的中國經濟和A股市場,悲觀的聲音很多,但徐彥表示,可以樂觀一些,中國市場很大,可以培育出很多優質企業,不會缺少投資機會,“1929年美股崩盤后,投資人擔憂的不是美國經濟,而是懷疑資本主義制度了,但那卻是歷史大底。”

徐彥表示,傳統行業與新興行業都有機會。在傳統行業中,順應市場需求、敢于創新的企業走出來的概率大,新興行業更是培育優質創新型企業的沃土。

他說:“例如服裝行業,雖然很‘傳統’,但是在海外也孕育了ZARA等大牛股。很多中國的傳統服裝企業不了解客戶需求,銷售模式又很落后,必然會被顛覆。在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新的企業走出來。當然,ZARA們也有可能被顛覆。在新方向上,比如人工智能,一定會深深地影響世界。”

價值投資最后是忽視市場短期波動,不簡單看企業盈利和估值水平,而是看生意的本質。“打個比方,蘋果落地時,一般人都只看到風吹,而牛頓三百年前就能看到重力,這就是價值投資。”徐彥說,“我希望把價值投資做到極致。價值投資的極致是持有極少數的股票,至于持有的期限,只要它的時代還沒有過去,就一直持有。”

優惠淘